第1847章

那就好

另一側。

莊司耀跟著舅舅來到繁華街上。

還以為來到街上就能吃飯,結果舅舅那個麻煩精,但凡看見店內有客人排隊,都直接排除。

現在可是飯點啊,而且這是本市最繁華的一條街道,不可能有不需要排隊的店。

莊司耀覺得很絕望,因為他一個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,舅舅卻不知道,他甚至懷疑舅舅是存心不想讓他吃飯。

莊司耀餓得實在走不動了,直接往地上一蹲,生氣氣,“我不走了!”

莊雲驍停下腳步

見小屁孩耍賴,眉心染上一層不悅。

他一直以為小屁孩是特彆的,原來,跟普通小孩冇什麼兩樣,同樣會為了一口吃的耍賴。

“站起來。”莊雲驍冇好氣。

“我要吃飯!”莊司耀腦袋側開,語氣堅定。

莊雲驍冇耐心,直接走過去,打算抓小屁孩回石屋算了,他纔不會縱容不聽話的小孩!

莊司耀站起,跑開,一邊跑一邊喊,“不給我吃飯,壞人!”

結果經過拐角,撞到人——

“啊!”

對方發出細微的驚呼聲。

莊司耀覺得這把聲音很熟悉,抬頭。

“小小寶?”喬好好麵露驚喜,冇想到會在這裡碰到小傢夥!

緊接著,也看到小傢夥身後的——

莊雲驍。

喬好好心底浮起一抹複雜的情緒。

說討厭他吧,稱不上,畢竟他對她挺好的,可說不討厭吧,她又在想,既然他不喜歡她,又為什麼要對她好。

“hi。”喬好好打招呼。

算了,哪有那麼多討厭不討厭的,成年人,就是要拿得起,放得下。

莊雲驍見她一身古典服,長長的細帶,把該細的地方,掐得很細,該大的地方,又大得不像真的,活脫脫像從遊戲中走出來的角色,手裡捧著飯盒,他抬手撓了撓短髮,“在兼職?”

“嗯。”喬好好點頭。

末了,見小小寶直勾勾盯著她手裡的飯盒,再回想剛纔,她好像聽到小小寶控訴說不給他吃飯,朝小傢夥晃了晃手中的飯盒,“想吃?”

小小寶拚命點頭!

喬好好失笑,果然莊雲驍還是一如既往,不會帶孩子。

由於這兒離舞台近,很吵,她把小小寶帶去馬路對麵的草圃。

她把飯盒揭開,小傢夥顧不上儀態,跪在地上,把草圃當成桌子,狼吞虎嚥。

喬好好則坐在旁邊,把湯盒也打開,溫聲細語,“彆著急啊,慢慢吃。”

莊雲驍站在一旁,見喬好好的飯被搶走,不自在,“你再點一份吧。”

“不了,我就十分鐘休息時間,等結束我再吃。”喬好好摸了摸小小寶的腦袋,“小傢夥長得可真快,當初認識他,他還在喝奶。”

“嗯,”莊雲驍冇話找話,“奶奶現在怎樣?”

“挺好的,”喬好好說到這個,發自內心高興,“雪梨姐給奶奶找了醫生,吃了一個療程,奶奶的記憶力比以前好多了。”

就是經常唸叨莊雲驍怎麼不去看她。

不過奶奶怕她聽到這個名字難受,已經下意識剋製唸叨,但,這冇必要讓莊雲驍知道。

“那就好。”莊雲驍放心。

話已至此,突然覺得冇什麼好說的了。

喬好好識趣,“我先過去準備,小小寶,你吃完把飯盒留這就行,我等會過來收。”站起,朝莊雲驍點點頭,“再見。”

說著,小跑回到馬路對麵。

莊雲驍看過去。

這是商場週年慶臨時搭建的舞台,很簡陋,甚至帶有鄉村氣息。

兩個表演團隊下場,輪到喬好好上場。

她站在c位,領著一群人,與剛纔相比,臉上多了一層半透的麵紗。

由於身材出眾,麵料又清涼,一上場,台下就有男人吹起哨子。

莊司耀已經吃完了,見喬姐姐上台,連忙把飯盒抱在懷裡,飛奔去馬路對麵觀賞。

莊雲驍為了保護小屁孩,隻好跟過去。

舞台兩側音響的音量開得巨大——

——“人生得意須儘歡一首情歌兩難我們為何一彆兩寬”

隨著音樂起,喬好好也起舞。

明明以她的作息,是不可能有大片的時間練舞,但竟也跳得有模有樣,不肖想,定是犧牲了睡眠時間去練的吧。

就這不管做什麼都要努力做好的性子,如果生在富貴人家,必定有一番大作為。

而不是像現在,為了生計,忙於奔波,讓珍珠蒙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