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啊。”

秦翼失望道:“我還以為你是來安慰我,幫我想辦法的。”

洛嬈詫異,“安慰你什麼?”

秦翼聞言立刻激動的說:“你還不知道嗎?徐晉寒冇有受罰!父皇知道了真相,也冇有罰他!”

“父皇這是什麼意思!”

“是不是覺得我不配當他的兒子?可我也不想變得這麼廢物啊!是母後給我下毒!明明父皇知道原因,為何還這樣對我!”

秦翼越說越激動。

洛嬈淡淡道:“人各有命。”

“這我怎麼安慰你。”

“最是無情帝王家......”

皇上對高渺渺的疼愛,來自於皇後。

愛屋及烏。

如今皇後所做的一切,必定讓皇上心中有怨恨,看到秦翼,或許也會想到皇後,對秦翼的態度會有變化。

更何況皇上需要一個能乾的皇子,在皇上的眼裡,從小被下了毒的皇子,配不上那個皇位。

所以冇有懲罰徐晉寒,也在情理之中。

隻是皇上所思考的,比秦翼想的更加理性冷血一些。

秦翼也因為洛嬈淡淡的兩句話,一下子冷靜了下來。

認真的思考之後,沉聲道:“我不甘心。”

說完,秦翼眼中燃起了熊熊野心。

轉頭看向了洛嬈,問道:“你會幫我吧?”

洛嬈微微一怔,那一刻她看到了秦翼身後的龍椅,上麵是鮮血與白骨。

但隻是一瞬,她便不敢再看。

移開了話茬。

“我幫你什麼?今天我是找你幫我呢!”

“你要推辭也彆拿這種藉口!”

秦翼連忙說:“我是認真的!”

“算了,我的事以後再說吧,你先說,讓我幫你什麼忙?”

洛嬈便將自己的事情告訴了他。

聽完之後,秦翼有些疑惑,“你查這些做什麼?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。”

“不會是你這次去天穹道又發現了什麼吧?”

直覺告訴他,洛嬈不會平白無故查這些,肯定有原因!

“你就說幫還是不幫,問那麼多做什麼。”

秦翼立即應下:“幫,大祭司難得找我幫忙,當然得幫。”

“不過這事還真不好查,給我七天時間!”

聞言,洛嬈心中一驚。

七日?

這麼快!

“七日啊?還能再快一點嗎?”

秦翼問道:“你這麼著急嗎?”

他皺眉思索起來,“那五日?”

“不能再少了,畢竟隔了幾十年,去查當年的活口,可不容易!”

洛嬈勾唇一笑,“好,就五日時間!”

“我等你的訊息!”

“這些藥材給你治傷用的,若能助我查清當年之事,我另有重謝!”

秦翼聞言,便趁機說道:“那行,我幫你查清當年之事,你答應我一個條件?”

洛嬈想了想,有些猶豫。

秦翼不滿道:“我答應你的事那麼爽快,你不能這麼不厚道吧?”

“那好吧。”洛嬈勉強答應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