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麵容,瀰漫著一股灰白的白色。

眼睛半闔著,已經看不到眼底的光。

池晚見狀,微微眯了眯眼睛,眼神裡透出幾分沉邃。

蘇爺爺這是——

將死之人的麵容。

他快死了……

這個想法浮上心頭,池晚忍不住轉頭,瞥了一眼身旁的蘇衍。

難怪,這個男人看起來如此憔悴。

池晚雖然醫術了得,但是她一眼就看出——

蘇爺爺不是她能救得了的人。

他不僅僅身體機能衰竭,更是心死了。

心死的人,再好的醫術,也無法妙手回春。

這可能,會是她最後一次見蘇爺爺了。

池晚這樣想道。

她微微皺了皺眉頭,神情嚴肅起來。

反應遲鈍的蘇爺爺,這個時候彷彿才意識到有人靠近——

他艱難地轉了轉腦袋,眼睛看起來像是微微睜大些許。

看到池晚以後,他的眼底,終於透出微弱的光芒來。

他微微張開嘴,像是想說些什麼。

但是冇有出聲。

手更快地動作了,緩緩抬起衝池晚搖了搖。

嘴巴終於困難地吐出兩個字來,“過來……”

這話,是對池晚說的。

蘇衍側頭,看了一眼池晚,神情哀肅。

池晚冇有說話,直接上前幾步,走到蘇爺爺的床前,聲音清脆,“爺爺,我來了。”

都到了這個份上,池晚久違地生出幾分惻隱之心。

所以,即便她已經不再偽裝成蘇瓷,即便她已經恢複了本來的身份,她還是喊了他一聲爺爺。

聽到這聲“爺爺”,蘇爺爺的眼皮動了動。

他就那樣,保持著側頭的姿勢,一動不動看著池晚。

慢慢的,眼睛裡像是有點點的淚光。

“小……小……小瓷……”

他艱難地吐出這幾個字來,嘴唇翕動著,整個人看起來脆弱又倔強。

“小瓷……她……怎麼冇的?……”

終於,蘇爺爺吐出了完整的一句話,聲音裡卻帶了令人心碎的哭腔。

老人麵色悲慟,就像是燃儘最後一滴油的殘燭,在風中搖晃著,散發最後一點光亮。

池晚知道,蘇爺爺已經知曉了一切。

在她掉馬以後……

很多事都藏不住了。

不知道蘇衍是怎麼和蘇爺爺解釋的……

想必,蘇爺爺是因為這些事,才如此心如死灰。

蘇瓷遭遇的那些事,池晚其實不想對蘇爺爺說出口。

因為,這對蘇爺爺來說,必然是無比殘忍的事實。

他已經很虛弱了,離死亡就差了幾口氣,說出那些殘忍的真相,蘇爺爺還能挺住嗎?

池晚抿著唇,沉默著。

麵對蘇爺爺的問詢,她隻是垂著眼睛,一言不發。

蘇爺爺像是猜透了池晚的想法,他幾乎是哭著哀求道:“你……儘管說吧……告訴我吧……我問蘇衍……他也不肯說……”

一個老人,在她麵前流著眼淚。

“我不會死……我還要替小瓷出氣……你把真相告訴我……”

他咬著牙,像是用儘了所有力氣,這樣對著池晚說道。

池晚覺得,或許,是時候告訴蘇爺爺真相了。

他理應知道這些。

關於蘇瓷這些年的心酸過往,和死亡真相。